AG平台  
  
查看: 998|回复: 0

影响掺插着所有的苦涩

[复制链接]

54

主题

54

帖子

198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8
发表于 2017-10-28 15:10: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沈静再也忍受不了他们如此做作,这对狗男女,竟然在这夜色做出苟且之事?她要为姐姐的不屈对黄峰谩骂。愧对姐姐对他的信任!沈静走去,快步走上这对狗男女。青山留下记忆,人生寻在何处?
  许风走在火辣的路面,高跟鞋踩着节奏的音符,这是多年此刻的快乐。燥热的风引进碧玉融和路色轻荡,人要高兴时,一切都是那么顺心,就算轻微浮沙而来,也不觉得空气旧沉。
  忽然间几辆大棚车对面开了,刺耳的声音引人远来,一路狼烟四起,人影观望,短缺不齐。,许风望着所有的心情犹如冰面。
  他兴奋的目光犹如火辣刺人,手在抖,人在怒火中烧。碧玉下黑着脸,连这火辣阳光也退色而去。
  大棚车飞奔远去,黑烟浮尘,他成为黑烟里唯一亮点。远去的车辆,抱怨的人声偶尔听到几声。
  大棚车已经熄火,车上走下几个浑身瘸腿的人,几个脸上青紫,望着火头为何停车?火头屁颠屁颠一蹦一蹦而来,姿势奇特,让人发笑,可是没有笑得出来。这是一群被人称为为恶的几人。
  火头看到白衣似雪,比看到爹娘还要兴奋。此刻不在乎自己的走姿,不在乎别人的观看。他热泪盈眶颤抖着身体,这是难以描述的情景。
  许风此刻想要逃离,可是他走路优雅,迈步有序,不失他的为人仪表。就算此刻大雨倾盆,风尘滚滚,他依旧如此。
  可是他心里翻滚难宁,难道失败?这群废物,我的钱就这样沉沦大海无声飞絮,可恶之极。
  双目火光流莹,秀美脸上乌青。他再控制情绪,自语道:“合同在手这不算什么,绊倒陈静位置随时而来。”可是心在滴血,人在痛苦的难以停息。
  火头扑通趴在地上望目泪流,手拉着白衣似雪完美无瑕的人儿,一把鼻子一把泪。“我们惨了,那不是人,村民反了,我们成为被驱逐的对象。”
  许风道:“你们这些蠢货!一点小事竟然如此败落。”
  火头道:“我们是蠢货,可是我们是尽力的蠢货。没有一丝怠慢,那些人疯了。”火头一阵阵诉说,那些情景说的逼真。
  许风阵阵无语,人为了开发真的疯了,他们急不可待,如果克扣这些地方,天静收益多少?那是不可限量。这个傻女人,为什么不知道这些好处?克扣的难道不是公司利润?那是无形资本增加。
  许风冷目道:“滚!办事不利的蠢货!浪费金钱的奢侈。”
  火头没有想到眼前之人如此决绝,自己拼死拼活,他竟然翻脸无情。
  火头道:“没有功劳总有苦劳,你难道如此绝情?”许风手在颤,怒火攻心,可是他忍住了。这群人什么事做不出来?
  “说吧什么事?”许风忍声道。对于这群人无非就是为了钱,只有钱充实着内心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